啦啦文学网 > 修真小说 > 「修真」她靠预判成为逼王 > 恶毒表小姐依旧稳定发力
    自雨中惊魂后,你就杯弓蛇影,连见条绳子都要心里一颤。虽然醒来后好好的睡在床上,让人怀疑是不是白日梦魇,可一切那么真实。思来想去,你疑心起小道长说过的姜府有妖

    真的有妖,是条淫蛇,那个倒霉催不听劝的奸淫对象是你

    青苒揉着脖子穿过走廊。罗裙看得人眼皮一跳,你现在看到这颜色就犯恶心,赶紧低头喝茶。侍女们关心她:“青小姐这里怎么红了一块,是撞到了吗?”

    青苒瞪着你,恨恨道:“是啊,被头母牛撞了。”

    你被瞪得莫名其妙,她现在越来越无事生非了,撞着了关你什么事,又不是你撞的

    “都看什么看?”绿裙少女的腮帮咬得鼓鼓的,侍女们赶紧作鸟兽状逃散

    今天的小姐依旧稳定发力。你装作没看到那能把人戳个洞的目光,若无其事地与药童对账目:“这是新药吗,好像没见过。”

    药童瞧了瞧,“难怪姐姐没见过,这是红铅,钱塘郡守专门要去炼丹用的。”

    青苒嗤笑:“郡守小儿,好好的官儿不当,炼什么丹,该不会是大力壮阳丹吧。”

    蛇族于房事上天赋异禀,他自己恪守戒律清修数年,对欲借丹药一步长生之辈嗤之以鼻

    “江南王要来巡礼,郡守想炼出金丹做贺礼呢。”药童小声道:“青姐姐,郡守要的是红铅又不是鹿血,红铅由妙龄女子月信提炼,自然炼的是驻颜延寿丹,怎么会是壮阳丹呀。”

    听着很玄乎,你的关注点却在从未听过的新名词上,“原来如此。那月信又是什么?”

    药童目瞪口呆:“这…女子每月排出的宫血就叫月信。若是胞宫受孕,月信就会暂停,姐姐不知吗。”

    每月排出宫血?你犹疑道:“是么?我这月就没有月信。”

    药童想了想,“姐姐体弱,又喝了那么多药,许是月信不规,需要调养。”

    青苒猛然站起,你吓了一跳,以为又有谁惹到她,小心道:“小姐,怎么了?”

    覃燃捏紧拳心,哥哥定下的婚期临近,他本欲回湖底避几日,但你们的话让他此刻又乱又甜,一心觉得灌进去的蛇精着床了。幻想着新生的小青蛇会不会比自己还葱翠,又畏惧哥哥知道醋意大发,去子留母

    你瞧她面色变换,一会慌张一会傻笑,时不时作出怀春情态,跟魔怔了似的。你暗忖,这…难道是听到天潢贵胄的江南王要来,表小姐移情别恋了?

    小女孩花心又没错。连你都觉得她在姜逾白这的棋局已经下死了,换人重开算了。况且眼珠子天天黏公子身上,免不了吃醋找你麻烦,你因而问道:“什么江南王,说来听听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