程程回答了学校,在云南发生的一切,好似一个遥远的梦。
    自己日复一日中规中矩进行考试、毕业、答辩,哪些淫乱的好像是上辈子别人的故事。
    期间渣男黄岐回来找自己了,程程本着白上的原则约了他开房,在床上把他榨了个精干。最后再抛一句,“你的尺寸也不过这样,软脚虾,还不够我爽一夜。”羞的黄岐灰溜溜提起裤子就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