显然,伤得太重的人,并不会那么容易痊愈。
    两人这次,彻底进入了冷战期。
    上班第一天的早上,顾知心不在焉,刚开始倒是没有安排她做什么工作,因为她的直属上司正在外面出差。于是人事部的同事带着她学习公司发展史,学习相关新员工资料。
    和顾知一起的还有几个新员工,都是刚毕业的年轻人,各个看起来朝气蓬勃。
    巧合的是,其中一个男生还和顾知的弟弟顾道是同个大学毕业的。
    想到顾道,顾知又是一阵头疼,她趁着学习间隙给这个弟弟打了个电话。
    毕竟是自己的亲弟弟,顾知虽然恨铁不成钢,但血浓于水的关系又不可能分割。从小到大爸爸妈妈虽然偏爱弟弟一些,但这个弟弟和她这个姐姐的关系一直都还不错。
    上午十点,接到电话的顾道显然还在睡觉。不过看到来电显示是姐姐,他还是笑嘻嘻地喊了声:“姐,早上好。”
    “别叫我姐。”顾知心里还是一团的火。
    顾道一脸莫民奇妙,“怎么了?一大早吃火药了?”
    “你还好意思说?”顾知无奈一声叹,“顾道,你什么时候才会长大?这次给你两百万,下次你又要来要多少?”
    “妈来找你了?”
    “你觉得呢?”
    “操。”顾道烦躁地挠了挠头,“我让她别来找你的,她又去。”
    “顾道!”若可以,顾知真想个这个不争气的弟弟一个巴掌,“你能不能搞清楚事情的重点?不是妈来不来找我,而是你!你什么时候能够戒赌?好好找份工作行不行?”
    那头顾道倒是一笑,“姐,哪只眼睛看到我在赌了?之前的确和朋友一起玩了玩,但是上次和姐夫见面聊了聊之后,我再也没去赌了。”
    “你和顾冠恒见过面?”顾知从来不知道。
    “嗯。”
    顾道说顾冠恒曾经来找过他。
    像顾冠恒这种人中精英,说话做事不怒自威。上次他来找顾道的时候,顾道自己也是没有想到。
    虽然顾冠恒这些年和顾知在一起,但是他很少会来顾家。都心知肚明,以顾冠恒这样的身份,顾家人是高攀不起的。
    那日顾冠恒亲自来找顾道,单独请顾道吃饭。席间言语并不多,也谈不上什么教育,但顾道也不知道怎么的,心里也十分有感悟,说不上立地成佛,但至少放下屠刀。为此顾道还去找了份工作,虽然现在薪水不高,但养活自己是没有什么问题。
    不过,这些顾知都不知道。
    “姐,我这次是被人阴了。以前那帮人叫我出去玩,我推脱了好几次没有成功,反被他们给搞了。”顾道说起来也十分的气愤,“这事我都跟妈说了不要去找你,她也真是的。”
    顾知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心情也平静了下来,“那你打算怎么解决?”
    “这个么……”顾道说着干干一笑,“我打算去找姐夫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