啦啦文学网 > 都市小说 > 欲望双生《H》 > 霭霭停云,薄暮潇湘
    那次报告之后,她小半年的心血成了一纸无用的墨迹。一切只有从头开始,整日埋头在浩如烟海的电子文献中,一天一天重复着,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。只有在电脑前抬头的间隙,看着窗外的植物从落叶枯黄到又发出了新芽,才意识到已经过去了又小半年。就像一只结茧的蚕蛹,在生命的某个周期,把自己关在白色的蛹里日复一日地吐丝,浑然忘记了和外面世界的牵系。
    直到四月的第一周,就像在平静的湖里投了一颗小石子,生活终于有了点波澜。邵庭筠从国外发回消息,美国东北部的宾夕法尼亚大学有场神经经济学的会议,有三个参会的名额。她知道这种小型的闭门会议一向大牛云集,交流又十分深入,是一个不可多得展示自己,寻找深造的机会的跳板。
    然而很快,邵指定了参会的人选,没有琳琅。
    她翻了几遍会议目录,关了链接。大部分是陌生的名字,有的却不能再熟悉。
    她对着屏幕发愣,脑子里一片混沌。耳机里响起了消息提示的声音,点开微信,是邵庭筠。
    “琳琅”,他说,“你也来,帕米拉也会在这里“。
    &h。哥伦比亚商学院最年轻的终身教授。
    她猛然震了一下,像是一时没法接受这快速的反转,手指开始抖动,抬起另一只手按住自己。
    我不能。她敲出这三个字,在发送键前停了许久。
    最终,她还是删掉了这行字,回复道,“好的”。
    没有邀请函,出入境手续办得相对不顺利,开会的前一晚,她终于到了费城。
    她在街上走着,看着这个陌生的世界,像不真实的存在。路过一家咖啡店,推开门,店员轻声地问她“mayihelp?”,她沉默地指了指菜单上的可可,露出一个略带抱歉的笑。
    手机响了,打开语音消息,是邵教授温和的声音。
    “宾大路不好找,到校门来,我带你看明天的会场。”
    琳琅看到他的时候,他正略显焦急地朝她的方向寻找,一看见她,便快步地走过来。
    “老师。”她低声叫道。
    邵庭筠的神情放松下来,有些开心又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,”来了就好,虽然你这么大了,还是怕丢。“
    “不会的。我会用导航。”
    他略带歉意地说,“原本名单上没有pame,所以一开始没有叫你。”
    她有一些惊讶,心里却猛然一抖,难道他知道了什么?
    所幸他换了话题,和她讨论起近期的工作和成果。她恭敬地汇报,没有一点逾矩的语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