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乖女孩,为什么跟着我出来,嗯?”他盯着她脸上未退散去的红,涂着口红的小嘴鲜艳欲滴,看起来诱人可口。
    阮玲薇的头往肩颈缩了缩,不敢看他。竟也没发觉这姿势有多暧昧。
    “嗯?”陈捏着她的下巴往上抬,不许她躲闪,他呼出的热气喷在她的脸上耳后。
    “唔..痒~”一声娇媚。
    陈贺顾不得其他,低头准确的找到他想要揉虐的两瓣红唇吃了起来,从蜻蜓点水到辗转缠绵,陈贺的吻在一片潮红中晕开了来。阮玲薇两手使劲抓着他的长衫,承受着他的吻,一遍一遍尝尽她的甘甜,吸走她的灵气,双腿也因此而软弱无力,只能倚着背后的门才板勉强支撑着。陈贺一手环着阮玲薇的腰不让她下坠,一掌五指插在她头发里,掌心磨蹭着她的脸,视若明珠珍宝。
    “唔唔~”阮玲薇推了推身上上瘾的男人。
    陈贺的唇退开一丝缝隙,抵着她的额头,手轻轻的拭了她嘴角的银丝后放到自己嘴里吮了吮。
    “看来是要多加练习呢,我的好女孩”
    阮玲薇睁着氤氲的双眼,攀着他的手臂,看着他色情的吮着手指,羞的将头埋了下来。
    “对不起,请原谅我刚才的无理,好吗?”靠在男人胸口喘息的阮玲薇开口说。
    陈贺无声的笑笑。
    “知道道歉就是好女孩,那好女孩要怎么补偿我呢?嗯?”用裤裆里早已被勾起的欲望顶了顶她。
    阮玲薇只感觉身子像个火球,反灼着自己,手指扣着的臂肉,一脸无措。
    “会不会?”
    阮玲薇摇头。
    “果然是个好女孩,捡到宝了。”陈贺拍拍她的头后说。
    但他没有给她推脱的机会,抓着她的小手放到昂然挺立的欲望上。
    “摸摸它,感受到它对你的热情了吗,薇薇”他亲昵的在她耳边低喃,催眠。
    “在礼堂见到你那么香甜可口,早就想把你拆骨入腹。”
    “别这样,我真的...真的不知道怎么做。”阮玲薇颤抖的音阶夹杂了几声抽泣。手在触到它的一刻,像回力球似的弹了开。
    “好薇薇。别怕,我会好好教你的。乖。”陈贺诱哄着。
    陈贺按着她的肩让她蹲下,脑袋的位置正好对着欲望的龙头,顺手捞起长衫门襟别在右衽排扣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