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姨很快就放好了热水,下楼来叫初夏,小姑娘依依不舍的放开一直在腿边蹭来蹭去的小狗,跟着上了楼。
    泡完澡后,初夏安静的躺在床上睡着了,林姨看着她熟睡的小脸,放心的关上了门。
    温知南一直在客厅里等待着,看林姨下楼之后心里才稍微轻松了点,他怕初夏刚来这里会睡不习惯,看来是他多想了。
    “你去给毛毛雪糕找个箱子,先将就一晚。”温知南把围在他脚边的小狗抱起来放到林姨身上,看小狗扒拉着爪子冲他呜呜的叫,好心情的冲它吹了声口哨。
    温知南的卧室也是在二楼,要回到卧室需要先经过初夏的房间,当他小心的放轻脚步走过去时,却听到房间里传来低低的呜咽声,他心里一紧,顾不得敲门就推开房门走了进去。
    被子鼓出小小的一团,他听到的声音就是从被子里传出来的,他坐到床边拧开了床头的台灯,漆黑的房间亮了起来,哭泣声也随之停止。
    “夏夏,想家了吗?”他把被子掀开一角,小心拨开贴在女孩脸上的湿润的头发,心疼的问。
    “我想爸爸了。”初夏的声音带着浓浓的鼻音,“你跟我爸爸很要好吗?”
    温知南拿过一张纸巾替她擦脸上的眼泪,笑着问她,“你不知道我跟你爸爸关系好不好,就敢跟我回来吗?”
    “我觉得你是个好人。”她吸了吸鼻子,也开始笑。
    “晚安,小天使。”温知南在她的额头轻轻印下一吻。
    初夏闭上眼睛,心里没来由的安全感让她很快平静了情绪,她躺在被窝里看着坐在床边的温知南,“晚安。”
    第二天,温知南带着初夏走到停在门外的车旁,绅士的替她拉开车门,初夏红着小脸冲他甜甜的笑。
    车进入市区后,温知南渐渐放缓了车速,车子转了几个弯,停在一家宠物店门口,他帮初夏解开安全带,在店里选了一个蓝色的小房子。
    回到车里,温知南想了想:“现在时间还早,想去哪里玩儿?”
    初夏带着些惊喜地看着他,半晌,又带着些委屈的嘟着红润的嘴巴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